费翔永远的白马王子记费翔20060826南京演唱会_费翔的演唱会
本文摘要: 费翔永远的白马王子记费翔20060826南京演唱会_费翔的演唱会,一直等到23:25,阿波罗大剧院里才响起了《橄榄树》那细腻悠扬的前奏曲。坐在第一排,正对着两个大音箱的我,松开了紧捂着耳朵的双手,目光急切地在舞台上搜寻。啊,他来了,漂亮的白色演出服,独特的优雅步态。一年多没见,他明显比去年瘦了,又精神,又帅气。南京的朋友晚上好!,苦等了良久的人们,立刻兴奋起来,热



     一直等到23:25,阿波罗大剧院里才响起了《橄榄树》那细腻悠扬的前奏曲。坐在第一排,正对着两个大音箱的我,松开了紧捂着耳朵的双手,目光急切地在舞台上搜寻。啊,他来了,漂亮的白色演出服,独特的优雅步态。一年多没见,他明显比去年瘦了,又精神,又帅气。

     “南京的朋友晚上好!”,苦等了良久的人们,立刻兴奋起来,热烈地鼔掌、欢呼、尖叫。我挥动着他的大头照,他显然是看到了,一边唱,一边冲着我点头微笑。

     第二首歌是《读你》,他走到台下与观众们握手,所到之处,一片欢腾。够得着他的人,都伸长了手臂等他来握,他笑容可掬地一一满足。楼上的观众哟,急得全部站了起来,费翔看到了,挥手向他们问好。一位白发老妈妈坐在后排,费翔亲切地拉住她的手握了好一会儿。有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跑到费翔面前伸着小手,他慈爱地弯下腰来,握握她的手,摸摸她的脸。

     绕场一周后,费翔回到台上,坐着连唱了《小雨来的正是时候》、《三月里的小雨》、《牵引》三首歌。他说《牵引》这首歌他最喜欢。我给他献花时,他从坐在椅子上站起身来。我向他行了一个曲膝礼,他开心地弯腰回礼并接过鲜花,然后摸摸我的脸,搂搂我的肩。我也不知道怎么走下了台,然后坐在座位上激动地发抖。献花的人一个紧接着一个,好多女生都想吻他,他不露痕迹的巧妙躲闪。

     接下来的是《今晚想念你》,费翔一边唱,一边在穿着凉爽的红衣美女中穿梭。我从来没看过他的这段歌舞,简直太精彩了!拉手、转身、踢腿、下腰,个个动作都那么到位,那么有力度。当唱到“事到如今只有自己怪自己”时,他居然攥紧拳头当胸捶了自己几老拳,让人看着好不忍心噢。

     《今晚想念你》结束,费翔得意地问观众,做了24年歌手的他保养得怎么样,观众们被他逗乐了,大叫着:“好!”,费翔不好意思地呵呵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 唱《故乡的云》之前,费翔说了很多感谢观众朋友的话,演唱的时候更是频频地变换角度,向不同方位的观众深深地鞠躬致谢。

     最后一首歌是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,这次他没有脱掉外套,白风衣的衣摆跟着他一起舞动,大有煽风点火之功效。

     曲终,费翔说非常感谢阿波罗和观众朋友们,然后挥挥手,大步流星地走向了后台。

     大约十五分钟后,费翔换了件雪白的禂衫笑眯眯地走上台来与演员们合影。这身白衣服实在是太配他了,他还是老习惯,把扣子扣得低低的,标标准准的白马王子噢,怎一个帅字了得。